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--.--.-- / Top↑
在今年的一月份,是我有生以來的第一次接機,幾個月下來,接機我都算有經驗,而到了今天,又經歷了另一個第一次,就是--送機成功!!

今天情緒太高漲,整天都是飄飄然的狀態,所以一定要先寫今天的經歷

今天一起去送機有朋友M和朋友G,我們預先已估計他是坐JAL 736早上10:45am離港的機,所以約了8時在機場集合,我本來預定早上6:00am起床,不過因為太緊張,怕鬧鐘不響(明明已經較了兩個鬧鐘XDDD),所以睡得很不安穩,由2時多起,每隔一小時就醒來一次看鐘,終於熬到6:00am起床,結果不到8:00am就到達機場了~

03292010 airport
JAL的櫃檯在G段。我們當然是在G段附近等~

在8時左右,由於朋友G還未到,我想玉木君應該也不會這麼早來到機場,所以先和朋友M去買今天的報紙。

我一共買了五份,朋友M也買了四份,然後就拿著一堆報紙回到G段中央坐下來邊等邊拆報紙。

當我們剛把沒用的報紙都處理好(笑),那時大約8:20am,竟然就看到postcard小姐(有去交流會就知道是誰XD)和粗眉大叔(有去機場接機的也一定會認得他,他的出鏡率也很高XDDD),另外還有香港的工作人員,他們正在JAL大型行李寄存櫃位安排寄艙行李,究竟他們是從哪裡飄出來的?

行李箱有很多個,最少有三枝結他,還看到了他們把一張高腳椅子寄艙,用透明膠帶封著,那張椅子就是玉木君坐著彈結他「seasons」那張,原來那張也是私家的嗎,到了海外都要帶著~

看到他們,我立即既放心又緊張,先放心因為知道我們沒猜錯,他們真的是乘這一班機走,緊張當然時不知會不會見到玉木君...

我立即call朋友G,問她到了沒有,幸好她還有一個站,快要到機場了。

朋友G來到後,我們就到了接近G段的北面禁區入口附近等,並留意著還在櫃位辦登記手續的postcard小姐一行人。

但事實證明我們都沒有當狗仔隊的天份,因為到了8:35am左右,我們三人突然又發現櫃位已經沒有人,工作人員都不知閃到哪裡了!!(驚)

當時我們有點六神無主,只好繼續留在北面禁區入口旁邊等,但同時又很擔心玉木君會從遠一點的南面入口進入禁區,所以我們都會時不時走過去看看。

不過一直都沒有再看到工作人員,我們等到9時多,我的心情都掉進谷底了,因為覺得有太多可能性,玉木君可能已經入了禁區,他真的有可能從南口進去了...

明明知道他搭這班機,但看不到他,心裡真的很不甘心,也很失望。但朋友M跟我說,雖然不知道他會不會去南口那邊,我們要賭一次,要繼續守在北口等!聽了這句說話,我真的覺得心裡的不安消散了一點^^

到了9:20am,突然朋友M說看到香港staff了!有兩個香港的正在北口前(北口其實也分了左右兩個入口,我們在左邊,工作人員在奇右邊),我立即看過去,我也看到了!原來他們還未走!

我們三人立即走上去,我看見玉木君了!!!!!!

他被幾個保安人員圍在中間(這點真的很有大明星的架勢),他身穿灰色短袖T-shirt,戴著色帽,頸上也是圍著來港是一樣的圍巾,戴上了墨鏡,手上拿著STARBUCK的冰咖啡(還喝剩半杯),揹著肩帶佈滿窩釘的色背囊,腳上當然也是拖鞋,旁邊伴著postcard小姐和女經理人,還有粗眉大叔,一行人還算施施然地走過來。

當我第一眼看到他,立即不顧一切,行近他並喊了一聲「Tamaki san」,他聽到後才看到我們~

這時的重點是,他立即除了墨鏡,並且有回應我們,現場除了我們三人,還有兩位日本女fans,她們立即遞了信給他,由於保安人員在外圍,玉木君沒有停下來,都是邊行邊收的。

我們就問可不可以簽名,當時玉木君真的有猶豫了一下,望著我們,但旁邊的工作人員很快就說不行,所以沒辦法,我就跟他說了「Thank you for coming to Hong Kong!」

朋友M也有跟他說話,不過當時我都比較混亂,不記得細節了...

由於我沒有準備禮物和信,所以我就從手挽袋裡拿出今天抽出來的報紙(有用膠袋盛著的),遞給他說是「today's newspaper」,當時還有一位香港女工作人員立即說「有啦!」,但我真的很希望給他看,說不定他在禁區內無聊時會拿出來看一下,而且這也是我小小的心意。

而當我拿出報紙的同時,其實我放在手挽袋裡的小筆袋也掉出來了,「呯」一聲的掉在地上,當時我沒有管筆袋,先把報紙給他,看到他接過了報紙,同時大家都停步了...我看到玉木君也有望一望地下,我實在覺得有點「瘀」,立即就從地上拾回筆袋放回手挽袋,當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...

跟著朋友G也把信交到他手上,我真後悔今天沒有寫信啊...

然後一行人走到北口的左邊入口,玉木君正要經過入境處職員再入去,職員突然指示他們要由職員通道進入(其實只是隔幾步路),於是玉木君和女經理人還有postcard小姐就進去禁區,在禁區門口,玉木君逐一跟香港的工作人員握手,我們此時才知道粗眉大叔是香港這邊的人,他沒有進去,還跟玉木君道別!除了工作人員,他也有跟保安人員握手~還有揮手跟他們道別!

而我們就站在工作人員後面,我們也向玉木君揮手說再見,我和朋友G站在左邊比較側一點的地方,朋友M站在右邊,當時看到玉木君主要跟右邊的人揮手,我想他未必會留意到我們。但想不到他竟然逐個望著我們揮手,而且面帶笑容,是真的有眼神接觸那種!!我又再一次中箭了

進了禁區,他也要過入境處的檢查(這是當然的,不過不用排隊),我們看著他先放背囊和手上的東西過x-ray,也解下了圍巾,並除了一下帽子給職員看,然後他就走過探測器,不過似乎探測器響了,因為他停下來並張開雙手給職員檢查。(肯定是因為探測器對他身上的銀器飾物等有反應XDD)

檢查完後,他又再次圍上圍巾,並戴上墨鏡,臨走前再次轉身向禁區外面揮手!!!我們一看到他揮手,立即也很落力地回應!

其實當時我們三人是站在香港的staff前面的,所以玉木君很大機會是跟staff揮手的,不過我也當成是他跟我們揮手了XXDDDDD

終於玉木君在我們的視線中消失了,我們才轉身離去,我的心情非常雀躍,那種開心的感覺比起握手和交流會都不同,是更加單純而直接。

我也再次感動於玉木君對粉絲們的始終如一,他會親切地對待每一個粉絲,沒有因為時間或地點而改變。因為感受到他對粉絲的重視,才令我更加喜歡他!

昨天的交流會完成後,在感到幸福的同時也有濃厚的失落感,非常掛念他,不知道將來還會不會再有機會參加這樣的活動。但今天的送機,卻為這幾天的活動畫下一個完美的句點。親眼看著他回去,心情是輕鬆而且滿足的

非常感謝身邊的幾位lucky gals,其中一位雖然今天不能來,但昨晚已經好肯定地說我們一定可以見到他,結果真的如她所言!

另外兩位朋友M和朋友G,兩位都是很有運氣的,就是因為有她們在身邊,我才可「掹車邊」遇到很多好事!

最後,我們今天送機的對象,除了玉木君還有另一位出發往大阪留學的朋友M,她在禁區內也見到玉木君了,相信她在這麼特別的日子遇上玉木君,一定會添她在異鄉生活讀書的勇氣的!!

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2010.03.30 / Top↑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cheesetartmenu.blog89.fc2.com/tb.php/477-e0cea786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