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--.--.-- / Top↑
隔了一個多月,趁著三日連假,終於可以把食嫌的report完成了~

前半部分

接下來戶田吃的菜式是泰式咖喱。
她說:「我喜歡吃甜的咖喱,不喜歡辣的,不過我自己愛吃辣的食物,只是不喜歡吃辣的咖喱。」(非常混淆的發言呢,想不到戶田也是天然系的~)
木梨:「很混亂呢?」
玉木:「很混亂呢~」
tabewazu-20.jpg

然後戶田開始吃咖喱,又說:「如果咖喱是辣的,就吃不出咖喱本來的味道,因為口會麻痺了,所以喜歡甜的咖喱。」(咖喱本身的味道不就是辣味嗎?而且甜的咖喱也只是吃道甜味,不會吃到原來的吃道吧...)
玉木:「好像動搖了呢?」
戶田:「一點也不動搖!」
石橋:「是liar game呢~」
他又說戶田今天的衣服和長頭髮和咖喱的感覺很合,然後就突然模仿泰國人的姿勢很大聲地說「コップンパー!」(他的原意是指戶田今天有點像泰國人吧),卻引得玉木君和木梨都大笑了,因為他的泰文說錯了,其實是想說「コップンカー」,即泰文中多謝的意思。
tabewazu-21.jpg

接著戶田說她公司的事務所附近有一家很好吃的印度咖喱,結果被木梨不斷追問她事務所的所在地...

石橋問戶田:「去泰國的時候有吃過咖喱嗎?」
戶田:「沒有呢...」
木梨就問玉木君:「有去過泰國嗎?」
玉木:「沒有去過。」
石橋:「那就快點去囉!」
玉木:「我不喜歡熱的地方呢~」
然後木梨又翻動手掌了,還是不明白他們翻手掌的意思...
tabewazu-22.jpg

玉木君的第三道菜色是中華冷麵。
石橋:「名古屋那裡會有特別的中華冷麵嗎?」 
玉木:「人們會加上沙律醬(美乃滋)來吃的。」(我是第一次聽到這種吃法呢~)

不過最初時玉木君並沒有加上沙律醬。
tabewazu-23.jpg

吃了一大口之後,他才加入沙律醬,而且是一大茶匙的...

接著就是衝擊性的畫面!!
當玉木君吃了滿滿的一口,不知為何突然噎到,有點麵噴出來了!!(這個畫面真是無論看多少次我還是笑得出來wink

大家都大笑了~
木梨立即抓著他為他掃背,又拍他肩膊說他很「有趣」~
tabewazu-24.jpg

大家都笑過不停,看得出玉木君有點不好意思,畢竟是在電視上出糗了...
木梨:「那是策略!」
不過玉木君立即揮手否認說那不是策略啦~(我也相信玉木君沒有這樣的機心,他只是單純的噎到了...)
tabewazu-25.jpg

石橋:「玉木君真是太有趣了!說不定他討厭這道菜啊~」
木梨:「很可愛呢,又帥又可愛~」(我暈了,玉木君你的魅力真大,節目還只是進行了一半,兩名主持人都被你迷倒了...)

此時石橋問玉木:「學生時代你玩什麼運動?」
玉木君一邊吃著麵一邊點答他:「有去游泳。」
木梨:「真想讓他和錦野先生比賽呢!(錦野旦是一個在70年代的流行歌手,很有運動神經。)不過玉木不會演出這樣的節目!」
玉木卻說:「我想參加啊~」
我也很想看玉木君游泳的樣子,雖然在waterboys裡他有游過,不過當時他還未變帥,現在的他游泳一定會好帥~~
tabewazu-26.jpg

下一道菜是戶田選的鯨魚肉刺身。
為什麼玉木君會露出這樣的表情,那是因為石橋告訴他:「1kg 1萬8千yen!」(~hk$1170)
結果玉木君就露出這樣可愛的表情了sc06
石橋:「100g就是1800yen了嗎?」
玉木:「很貴!!」
戶田開始吃。
說自己本來不吃海膽和三文魚子,不過在北海道吃過覺得很美味之後,就會吃了。
石橋:「很好呢,在18、9歲的時候已吃到這樣的東西呢~在北海道。」
玉木:「我呢,是吃麵包皮之類的。」(!!)
大家聽到後都很愕然。
玉木再次強調:「麵包皮。」
大家都忍不住笑出來了orz (想不到玉木君以前竟要靠吃方包皮過日子呢...)
木梨:「曾經有過那樣的時代呢~」
tabewazu-27.jpg

玉木君的最後一道菜是烤雞翅膀,他是用雙手吃的~

石橋:「今後有打算不喝龍舌蘭改喝其他嗎?」
玉木:「沒有打算!」(答得真快~)
石橋:「一生也喝龍舌蘭嗎?」
玉木:「我想嘗試這樣呢~」(龍舌蘭真的這樣好喝嗎?令我也想試試了...)
木梨:「那你的朋友也變成喝龍舌蘭的嗎?」
玉木:「已經漸漸變成這樣子了。」(玉木君很有影響力呢~)
木梨:「周圍的人也醉掉了嗎?」
玉木:「周圍的人也醉掉了~大約半小時至一小時就全醉掉了~」
大家都爆笑起來~
tabewazu-28.jpg

石橋又問:「玉木君喜歡怎樣的女孩子?」
玉木:「我嗎?我喜歡吃很多人呢~一起去吃飯時,如果她都不吃東西的就不行了...」(我也很明白呢,如果一起去吃飯,同伴什麼都不吃,自己也沒興致了,而且我也很愛吃東西的啊~)
石橋:「怎樣呢?戶田小姐,你會吃的嗎?」
戶田:「我在吃的時候就會吃,不吃的時候就不會吃...」(她好像又說出意味不明的話,其實她是說在正餐時會吃很多,其他時間就不吃吧...)
總之大家也笑了~
玉木:「這是當然的,嗯。」
木梨:「在不吃的時候就不吃啊。」
石橋:「這樣完全沒問題啊~」
tabewazu-39.jpg

戶田的最後一道菜是鰻魚飯~
石橋又問玉木:「名古屋有‘ひつまぶし’的吧?」(ひつまぶし是一種名古屋獨有的鰻魚飯料理。)
玉木:「這樣的事我也不知道呢。」
石橋很詫異:「咦?」
玉木:「這是高級的食物,所以沒有吃過,之後就來到東京了。」
石橋大笑:「你的家不是在名古屋嗎?」
玉木:「我的家也很貧窮的。」(!!!)
石橋:「家很窮的話怎麼還上游泳學校?」
玉木:「這真是有點沒道理呢~」
(想不到原來玉木君才是正宗的‘貧窮貴公子’,真應該找他去演主角啦!!他也有山田太郎那種貴族氣質啊,但卻曾過著靠吃方包皮和打很多份工維生的日子...)
tabewazu-29.jpg

大概是玉木君的反應太好玩了,石橋再次逗他:「這個一人份要4000yen呢~」
玉木立即說:「很貴!!由剛才開始。」(仍然是很山田太郎式的反應呢~)
石橋邊笑邊拍掌~
戶田也向他道歉了~
石橋再次說:「玉木君很有趣呢~」
tabewazu-30.jpg

菜色都吃過之後就開始猜對方討厭的食物。
首先戶田猜的是烤香。原因是「好像很勉強呢,只吃了一口。而且說自己一人用炭烤來吃,這不是真的吧~」
玉木君很認真地邊聽她說邊點頭,很溫柔呢。
而他選的是泰式咖喱。因為「辣的和甜的,好像稍微混亂了,所以覺得不是真的。」
tabewazu-31.jpg

然後兩人就開始吃了,玉木君的樣子超可愛,還特意去望戶田~
不過兩人都是喜歡的。
tabewazu-32.jpg

之後戶田就猜是中華冷麵,因為他加了沙律醬之後就噴出來了。
玉木君猜的則是花生豆腐,因為他覺得戶田吃是樣子好像有點怪。
這時石橋突然找他的碴:「豆腐的‘腐’字好好地寫吧!」
大爆笑~
玉木:「剛才筆好像沒有墨水了,用力按下去卻滲了很多出來...」(和玉木君一起真的有很多笑點呢~)
tabewazu-33.jpg

兩人開始吃,這次玉木君沒加上沙律醬了,不過還是吃很大一口。
吃了一會,戶田:「我很喜歡的~」
玉木多嚼了幾口,就低頭說:「我認輸了...」
tabewazu-34.jpg

輸了之後,玉木君半個身子都擱在椅子上了^^
玉木指著中華冷麵說:「這樣的組合是不行的,對我來說,紅姜不行,黃瓜也不行,醋不要緊,不過感覺很難受...」
戶田:「那味道可以接受嗎?」
玉木:「味道也不可以接受。」(即是說根本他就完全不能吃這個的...)
木梨:「那加入沙律醬呢?」
玉木:「周圍的確很多人這樣吃。我喜歡沙律醬,所以想加入沙律醬的話會好吃一點,但卻加得太多了...」
再次爆笑~
木梨:「結果發生意外了。」
玉木:「嗯,發生意外了~」
石橋:「很有趣的人呢~」(究竟他在這個節目中說了多少次玉木君好有趣呢?)
tabewazu-35.jpg

原來戶田不喜歡的東西是鯨魚刺身~
而他們剛才寫的簽名紙板會送出來的,我覺得玉木君的字蠻好看的,既整齊也有力度,而且他用墨水筆寫出來卻好像毛筆字(可以和戶田的字比較一下),不知道他是不是有練過書法的呢?

石橋:「是懲罰game了,玉木君。」
戶田:「很想看呢~」(我們也是啊~)
玉木:「覺得好後悔啊~」
石橋:「雖然是這樣好的男人,也會做些很有趣的事吧~」
tabewazu-36.jpg

終於來到期待已久的懲罰game~
竟是玉木君用手指跳robot dance!!
天啊,實在好冷!!好無聊的懲罰!我笑到不行了(拍桌子)
不過實際上他的手指真的有跟著音樂而律動,這也算是特技的一種吧
tabewazu-37.jpg

表演完畢,大家站在一起。
這天的玉木君衣著其實很樸素呢,平日的私服好像更加有型啊,另外他穿的涼鞋和上smap x smap那對似乎是一樣的~
石橋對戶田說:「今天liar game輕易勝出了~」
戶田:「輕易勝出了~」(那是因為玉木君為人太率直了啦~)
玉木:「很後悔哪~」(雖然玉木君輸了,我們卻看得很高興呢^^)
tabewazu-38.jpg


終於寫完了~

每次看完玉木君的節目,就會覺得更加喜歡他^^
這次他披露了不少往事,原來他以前的日子真有那麼窮,不過幸好有堅持下去,才會有今天的他。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2007.07.02 / Top↑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cheesetartmenu.blog89.fc2.com/tb.php/177-47882e80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